6万多亿的中国互联网巨头 繁荣之下的重重危机

  • 时间:
  • 浏览:10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南七道

  中国互联网的梦。该醒醒了。

  1998年-2018年,中国互联网度过了高速发展的20年。目前排名前12位的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综合超过6万多亿(人民币,以下皆同)。微信吃鸡淘宝快手抖音深入每一个人的生活,但华丽的外表之下,其实危机重重。从手机操作系统到芯片,从大数据到区块链。整个互联网生态,莫不是如此。

  2019年1月2日,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一则消息搞得中国手机圈鸡犬不宁,慌作一团。但很快,包括周鸿祎在内的人确认这是一则假消息。但其实这暴露出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中国手机的繁荣,其实根基是搭建在别人家的系统之上的。这个繁荣,很有可能,随着授权变化而破灭。

  手机是当下移动互联网的核心入口,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不仅影响手机界,甚至波及整个移动互联网。目前国产手机巨头的操作系统:华为EMUI、小米MIUI、魅族Flyme、阿里YunOS等。除了阿里YunOS之外,都是基于Android开源的技术修改的,底层技术都不是自主开发。

  现在安卓系统是开源免费的,所有厂家都可以用,那为什么有收取专利费的传言? Android系统是其实分为两块:一个免费,一个收费。前者是系统核心代码,它是基于Linux的开源系统,是通过AOSP(开源项目)进行获取的,这个是不收费,开放使用。后者是加入了Google Play、Chrome浏览器等整体的软件系统,这是要收费的。但是第一种情况,也不可能一直免费,谷歌最后通过安卓系统,要么是赚流量,要么是赚利润,总之它说了算。

  如果一旦收费,最先受到冲击的,一定是正在蓬勃发展的国产手机品牌,然后就是互联网。根据统计,2018年第二季度的数据,安卓系统在国内占了80.4%,ios系统无法相比。按照谷歌在欧洲区的收费标准,单个设备最高需收取270元的费用,最便宜的也要17元,这会让本来竞争惨烈的国产手机雪上加霜,甚至有可能导致中小厂家批量倒闭。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公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数据显示,华为每售出一部手机,利润差不多是100元,而小米手机的每部利润仅为12元。而按照雷军自己的说法,“小米硬件综合利润率,永远不会超过5%。”

  系统如此,那芯片呢?目前国内手机用的芯片,以美国高通为主。高通主导着全球的手机芯片,不管是CPU、GPU,还是基带等方面都居于领导地位。雷军曾经说,搭载骁龙845的小米MIX 3,售价3000多起。一块旗舰的骁龙845核心的价格要500多元。为了与骁龙845完美融合,小米甚至飞去美国高通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百亿身家的劳模雷军,每天工作16个小时,忙得不亦乐乎,结果都给地主家打工了。

  为啥高通这么强势?因为核心技术在他手上。不管是3G、4G、5G,他都是标准制定者之一。他还掌握着14%的相关移动通讯技术专利。2017年10月,高通芯片完成了全球首个5G数据连接。

  而华为海思发布的麒麟960,它的CPU、GPU、基带技术有很大提高,相当于高通2016年发布的骁龙821的水平。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成绩。但麒麟芯片也不是完全自主生产,而是台积电帮助生产的。对于华为麒麟970,高通高级副总裁Alex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华为是通过第三方公司(寒武纪)的授权来做的,而高通都是自主研发。其次还有中端水平的展讯SC9860芯片。据说小米也要做自主的芯片,但是它只是一个手机处理器,没有基带,而基带这是手机芯片中最高技术含量的部分。

  除了高通,手机厂商们还得看三星脸色。2016年,小米5发布后,评价不错,但是两三个月买不到货,为啥?因为小米供应链负责郭俊,在一次会谈中得罪了三星一位高管。于是开始限制对小米的供货。小米5发布3个月后,都没办法大规模量产,据说雷军急得饭都吃不下。三星除了手机,关键是它掌控了包括芯片、存储、运存、屏幕等核心的手机元器件。想要做手机,就得陪着他们点头哈腰。

  根据韩联社的报道,雷军将负责供应链的周光平和郭俊开除后。带领小米高管访问韩国,与三星电子Device Solution存储器事业部社长全永铉等高管举行会面。腾讯《深网》也证实了这个消息。雷军去三星总部不是一次,而是四次。前三次都不顺利。一个熟悉供应链的人士说,三星半导体在行业里很强势,规则完全是他制定的。“在手机这个行业,你是躲不过三星的,因为确实有一些核心的元器件在他们手上,甚至是垄断的。”以前三星要求手机企业需提前两三个月预测下单量,但是现在需要提前一年甚至更长。

  据业内人士透露,华为手机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为了拿到更多内存,华为手机的老大余承东亲自出面,但最后一无所获。最后,70多岁高龄的大BOSS任正非,亲自出马,飞到韩国三星,见到管事的人,才解决了这个问题。深受刺激的华为,从而不断加大自主研发的投入。

  但任正非是一个特别清醒的人,知道华为的成绩,也了解和三星等公司的差距。2019年1 月 2 日的讲话中,“华为与苹果公司相比,还有弱点。”

  移动操作系统和手机元器件如此,国产PC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更加坎坷。国产芯片和国产操作系统是中国互联网人、科学家甚至是高层心中的痛。以国产PC操作系统为例,中标麒麟、中科红旗、中科方德、凝思、拓林思等的国产操作系统,尽管政府不断扶持,但是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用户体验糟糕,很多已经夭折和消失。而研发永中Office 的永中科技公司,在2011年5月10日,已经被被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破产。

  梁宁作为亲历者和研究者,在《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里说得很清楚了。

  倪光南院士本人一直为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和芯片耿耿于怀。之前的科技部部长徐冠华曾说,“中国信息产业缺芯少魂”。其中的芯是指芯片,魂则是指操作系统。

  之所以微软和Intel很难超越。是因为:

  “Intel不是做出了CPU,而是培育了一个基于CPU的开发生态系统。

  第一棒是核心元器件;

  第二棒是无数小的Design house围绕Intel做公板、做产品创意、做产品原型、做差异化做优化。

  第三棒才是,面对市场的企业,从Design house挑选产品原型,做商品化包装。投放市场。做品牌、做销售、做客户服务。

  2000年的时候,中国的电子产业百强,基本上都是第三棒。”

  迄今依然改善不大。

  系统和芯片是属于底层技术,人才时间金钱技术耐心政策等等一样都不能少,短时间的超越几乎没有可能。但我们在互联网的应用层面,大多发展比较成功。但即便如此,让国人觉得骄傲的新四大发明:高铁、手机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其实也经不起严格推敲。

  首先这四项的发明者,都不是中国。但是在我们这得到了普遍的应用。其中共享单车这种模式起源于荷兰, 1965年,阿姆斯特丹市政府采购50辆自行车,散放在城市各处供人使用,因为刷了白油漆,被称为白色计划。这是就是共享单车的雏形。现在,烧光了超过300多亿的共享单车行业,已经是一地鸡毛,留下一堆废铁。只剩下了三大发明。

  高铁虽然不属于互联网,它起源是1964年的日本东海道新干线。2006年3月,日本改装的CRH2A型列车到达青岛,并转让部分的技术给了我们。而引发电商潮流的标杆亚马逊和eBay,对大多数人已经很熟悉了。移动支付的首次尝试,诞生于1997年的芬兰。扫描的二维码是日本DW公司1994年发明。因为绝大多数中国人没有信用卡,加上对隐私不会太敏感,从而得以爆发。

  这几年还有一个热门概念,就是大数据。不管是大公司,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在热捧。

  但是真实的现状,我们在自己之前的文章《谁杀死了大数据创业者》详细谈过。

  2017年全年,大数据行业融资超过100多亿。仅在前6个月里,就有63家大数据创业公司总融资超过68亿人民币。其中融资过亿的有17家。业内人士估计在2020年,整个产业会超过13000亿。

  即使拿到了巨额资金,但现在整个行业依然缺乏大数据的核心技术。腾讯系创业者、大数据公司Dataeye创始人汪祥斌说,国内所有标榜做大数据的公司,用的基本上都是美国的hadoop底层核心技术,一旦全部切断,那么国内没有一家数据公司能存活下来。

  目前有关大数据底层的核心模块全部来自于美国公司,包括BAT在内的公司都在用它提供的技术。包括分布式的数据库在内,国内公司在这方面几乎没有原创技术,只有阿里在大数据开源社区,贡献了一些新的底层技术。

  和其他领域一样,国内的大数据公司,主要是在应用层面进行创造。大多数相关的创业公司,主攻的都是能短期见效的、变现的应用层面的东西,如做数据统计、分析、挖掘等应用层面。由于底层技术的缺失,根基不牢,一旦整个行业发展遭遇动荡,产业链上的创业者可能都会被波及,很难长远发展。

  而国内很多互联网的公司,无心做底层的技术研究,却把机灵变成了鸡贼,精力都是花在如何坑用户身上。包括已经上市的公司。现在市值1000多亿的携程,多次被媒体曝出利用大数据区别性对待客户的消费,越忠诚用的越久的用户,拿到的价格反而越高。

  根据实际测试,在携程定同样的酒店同样的房间同样的入住时间,用一个已经使用了8年的账号,价格显示是2225,而用一个刚注册的账号,便宜11%多,2002元。软件版本,操作流程和时间完全一样。所谓的高科技,只不过是成了商人们短期内牟利甚至坑害用户的工具。他们已经习惯和满足如此。

  携程的创始人梁建章是人口专家,关心整个人类,偏偏不关心中国消费者。新技术就像火种,本来是个好东西,猿猴遇到了火,只会扒拉灰烬里的熟食果腹,或者围着篝火和雌性跳舞撒欢。而智人却利用篝火制造出了工具,促进了整个群体的进化,诞生出了现代文明。

  大数据如此,火爆的如区块链行业更像一个冷笑话。这个2017-2018年火爆全国的行业,从技术理念上来看,本来是不错的设计,未来也会证明他的价值。目前包括BAT在内的区块链专利, 2018年数量全球第一,但整体价值不高,几乎没有涉及区块链关键技术。阿里的投入最大,专利也最多,但主要也是共识协议、隐私保护等与本身业务有关的核心技术,而并非公链。但是几年下来,中国互联网公司主要还是在跟随和模仿。大多是基于比特币、以太坊、超级账本等国外开源技术进行开发。

  而在国外,不管是以太坊创始人V神(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还是编写过《以太坊黄皮书》Gavin Wood,他们掌握着核心技术,为了以太坊在全球发展的更好,造福更多的人,享受到去中心化的利益,像信仰一样去奋斗并且实践着。“目前区块链最新技术理念和解决方案来看,如PoS、DPoS共识算法,分片、零知识证明、DAG、侧链、闪电网络等技术方案,大多数是外国技术社区提出。”

  国内互联网公司,在区块链领域唯一可以说道的,除了矿机和矿场,再就是疯狂的发各种空气币,割韭菜,怪力乱神的事件此起彼伏,包括有传销嫌疑的分子,发布的帮人怀孕的幸孕币,跳蛋公司发布了情趣币。根据界面《李笑来的“逃跑计划”》报道,“据各种公开资料提供的线索,以市场最高点时的状态计算,李笑来身家一度高达8000亿人民币。”这些财富来自于比特币交易和参与20多个发币项目、还有硬币资本和雄岸基金的合伙人等等。但是这笔钱,已经超过了现在百度京东和网易的总市值。这三家公司,提供了包括员工和合作方,以及衍生的上百万就业机会。他在赚钱的时候,没有违反任何中国现行的法律。但他究竟贡献了什么?现在大多数发币的项目不仅破发,还跌的一文不值。

  不过事情也在起变化,中国公司对于技术的研究投越来越大。在最新欧盟委员会最近发布了《2018年欧盟工业研发投资排名》(The 2018 EU Industrial R&D Investment Scoreboard),对全球46个国家和地区的2500家公司在2017-2018年度的研发投入情况进行了汇总:全球研发投资排名第一的是三星,以1050亿的研发经费位居榜首。其次是美国谷歌母公司Alphabet,1000亿,中国华为以890亿元位居全球第五,超过了BAT的总和。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共享单车领域融资金额达258亿元。超过阿里巴巴2018年的科研费用是227亿。剩下的不过是一堆废铜烂铁。

  参考文档:

  梁宁:《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

  欧盟委员会:《 The 2018 EU Industrial R&D Investment Scoreboard》;

  倪光南:《核心技术无法引进 要靠自主创新》;

  界面:《李笑来的“逃跑计划”》;

  来永庆:《高通反垄断案中标准必要专利问题研究》